当前位置: 主页 > 其它新闻 >

丹心妙手“治”杂症??记华能上海电力检修公司高级技

时间:2017-09-26 16:5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华能(上海)电力检修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华能集团唯一的区域性实体火电检修公司。汽轮机是电厂的核心部件,而汽轮机检修是火电厂检修的重中之重,是对体力与智力的要求相当高的一项工作。 新华网北京9月21日电(记者高璎璎)瘦瘦高高,戴着一副眼睛,有些腼

   华能(上海)电力检修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华能集团唯一的区域性实体火电检修公司。汽轮机是电厂的核心部件,而汽轮机检修是火电厂检修的重中之重,是对体力与智力的要求相当高的一项工作。

   新华网北京9月21日电(记者高璎璎)瘦瘦高高,戴着一副眼睛,有些腼腆斯文,这就是华能(上海)电力检修有限责任公司技术质量部王健给记者的第一印象。专注、创新、低调、苛刻、精益求精是工友们对王健的评价。在工友们眼中,王健是团队中的定海神针。

   2016年,王健所在的华能(上海)电力检修有限责任公司首次承接西门子超超临界1000MW火电汽轮机组筒式高压缸检修和西门子原装蒸汽一燃气发电设备汽轮机岛大修,这两个项目一直垄断在西门子公司手中,因技术保护不给国内检修检修企业提供支持,国内也无借鉴案例,项目难度极大。

   但是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还是遇到了不少困难,有操作人员反映方案中0.10mm表面平整度及垂直度过于苛刻,即使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使用机加工都不一定能达到,何况手工打磨呢?王健的答复是:“不用着急,最终打磨由我来。”待各项前期准备工作结束后,王建拿着一把锉刀,一把铲刀,二话不说的进入了主给水泵直径不到1M,深2.5M的筒体内,一米八几的身高蜷缩在如此小的空间内整整两天时间,硬是将该密封面表面平整度打磨至0.05mm,令大家惊叹不已。该设备正常投运后,正常运行至今。

   一般来说,设计标准给出允许偏差范围为±0.13mm,按照标准,在扣缸完成后进行推力轴承安装完全可以达标,但王健坚持一定要立刻进行回装工作,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将误差严格控制在0.05mm以内,保证机组运行后轴向位移偏差的因素不在机械方面,减少跳机风险。但代价是在推力轴承定位安装完成前,其他所有扣缸工作必须停止。大家都认为在保证标准的情况下不必严格将误差控制在极其微小的范围,但王健坚持将推力轴承回装的工序先进行。

   西门子公司是国际知名工业汽轮机制造商,能生产各种工业汽轮机,为全球工业汽轮机的鼻祖。

   但很多人对这样的坚持并不以为然,始终觉得在既然标准范围内0.05mm和0.13mm是“差不多”的,直到2014年国华太仓机组启动时产生了轴位移偏差但没有到跳机程度的情况,在探讨解决方案时,检修人员发现一直被认为差不多没问题的问题被放大:一旦产生误差就可能引起跳机的严重问题。幸亏我们及时拿出了检修回装数据,误差仅在0.03mm,完全排除机械偏差问题的影响,避免了为验证机械偏差现场全部返工的的重大质量事故。

  工作中严谨认真的王健

   不断创新注重传承的检修匠人

   2007年9月,华能太仓二期机组大修进入汽轮机高压缸扣缸工作。当时作为班组技术员的唐睿和作为汽轮机检修项目技术总负责的王健就推力轴承回装定位工序在转子吊入后立刻执行还是在扣缸完成后再执行产生较大分歧。

   打破国外技术垄断的技能先行者

   发现重大缺陷后,业主方立即致电设备制造商美国拜伦?杰克逊泵业制造公司,询问处理方案。厂商回复该情况一般不做修补,建议直接更换整台设备,这将造成国家上百万美元的外汇支出。或者也可通过荷兰一厂家进行修补,但对方报价仅密封面修补就要一百多万人民币,不包括设备从机组系统中解列、后期安装以及运至荷兰的相关运输费用。并且整个修补周期需数月以上,远远超出此次检修项目的工期,将直接影响到1#机组的计划投运时间。介于情况严峻,业主方希望检修公司能够设法制定出可行的替代方案。

   当时王健任机化分部专职工程师,是汽机专业技术带头人,该项任务责无旁贷的落到他的肩上,他参阅了各方面的技术资料,进行了全方位的数据论证,制定了现场进行金属补焊,手工打磨修复的施工方案。经过公司各部门的多次讨论,最后由业主方领导决定,就按王健的方案实施。

   说到王健对工作的态度,工友们赞不绝口。沈谨民评价说:“他对待工作像一名艺术家对待作品一样苛刻、精益求精。”周秋彪则表示:“王健就是我们团队的定海神针,有他在我们就特别踏实。”由于王健的不懈努力和骄人的业绩,他先后获得华能集团首席技师、华能股份公司上海分公司先进个人、上海市宝山区领军人才等荣誉称号。

   正是有王健等一批优秀的汽轮机检修技师,才使得电厂得以正常运行。王健被工友们称为解决汽轮机组难题的“外科医生”。在王健的带领下,针对各类机组存在的“疑难杂症”进行技术攻坚,解决了大量的难题。

   从一名普通检修工一步步成长,成为专业工程师、高级技师。王健说:“专注做好一件事做到极致,会有意想不到的回报。”

   王健,1990年7月从上海电力学校毕业,分配到上海石洞口第一发电厂检修部汽机本体班工作,一干就是25年。一直在汽轮机本体检修工作一线的他用智慧、执着和信念,实践着自己对事业的追求和承诺,在平凡的工作岗位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

   通过王健和团队的共同努力,使项目比预定工期提前3天完成,后续启动一次成功,高压缸缸效提高了6个百分点;在燃气轮机检修中,不仅圆满完成任务,还设计并实施了彻底解决设备启动时汽轮机轴系与发电机轴之间的3S离合器啮合时相邻5.6号轴瓦的振动问题的方案,确保了机组调峰频繁启停的安全性。

   “开始西门子的外国专家对我们的技术不放心,准备派他们的技术人员参与,当时开的价格是要支付其人工费500-600万人民币。”王健说。

   华能(上海)电力检修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周立仁表示,在王健的带领下,两个项目的圆满完成不仅让业主节省了每台机组近400万元的费用,使检修公司确立了在该领域的领先技术地位,还彻底打破了国外公司多年垄断的局面,使国外公司再也不能依靠技术垄断实施高价服务,为国内同类型企业节省了大量的检修费用。项目完成后,公司不仅接连接到了5台同类型机组的检修任务,西门子公司也抛来橄榄枝,希望能和检修公司合作共同完成同类机组的长期协议服务。

   唐睿,王健徒弟。他说:“师傅对待工作非常严谨,经常告诫我们要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保障电厂汽轮机组“健康”的“外科医生”

   精益求精诠释“工匠精神”

   2010年3月检修公司承接华能石洞口第二电厂1#机组B级检修项目。期间在对主给水泵解体检修过程中发现,该泵体高压端密封面因受高温高压水流冲蚀产生了严重破损,已无法保证该设备正常投运。主给水泵是电厂的关键设备之一,产生故障将直接影响发电机组的正常发电、供电。

   为了完成任务,让外国专家口服心服,王健翻阅大量技术资料,编制合理工期和制定检修计划,在筒式高压缸检修中,攻克了高压主汽门与高压缸连接大螺纹环检修拆装等一系列难题,并主持、制定轴系调整方案,方案也得到了西门子专家的认可。

   此项施工方案和工艺手法得到了领导和技术人员的充分肯定,业主方遂将此类检修项目全部委托检修公司,既为业主方节约了大量的检修费用,又为检修公司提高了经济效益。王健还将该技术毫无保留地言传身教给同事,培养了一大批的技术骨干。

   “我就是一名普通工人。既然从事了检修这个行业, 就要热爱这份工作,必须保持专注,追求完美和极致,并且让这种检修精神代代传承。”王健说。

  王健和同事一起探讨问题

   王健的工友张振海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

   除了自身的学习提升,王健还特别注重传承,他毫无保留地将积累多年的检修“手艺”传教给后辈,坚持为员工培训授课,把前沿工艺技法引入学习中;他还善于总结检修经验,凝聚成果,组织编写《大型汽轮机通流部分检修技术规定》,成为公司公开发布的规范,为系统内各电厂检修提供指导性作用;他正在主持编写的西门子筒式高压缸检修流程,将成为公司涉足高端前沿业务领域的规范性技术标准。

   在25年的汽轮机检修工作中,王健发现问题认真解决,对待细节精益求精,一定要做到最好,做到极致。

   “师傅这种在质疑中的坚持,拒绝“差不多”的态度;在工作中严谨苛刻、精益求精的精神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在日常工作中,每每遇到想要糊弄过去、觉得差不多就行的时候,我都会激励自己做再好一点。”唐睿说。

  王健认真研究国内外有关汽轮机检修的相关资料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